您的位置:首页  »  【大学两三年】(10)【作者:三炮】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章圣诞狂欢

  刚刚自慰完的钱菲菲身上就一件睡裙,被宋智浩一脱而光。钱菲菲醉眼迷离的等着宋智浩的鞭挞。虽然是刚自慰完,但是内心的空虚是假鸡巴填补不了的。又看到宋智浩充满雄性气息的撸管表演,哪里还能控制自己呢,自然是很顺从的被宋智浩得逞。

  宋智浩埋头在钱菲菲的豆芽上舔弄,手里更是不离开她的奶子,边揉边舔。收回揉捏奶子的手,两个手指并指成剑,伸进屄缝里扣弄。

  「嗯……哦……给我……嗯……」钱菲菲呻吟的向宋智浩索取,双手却按着宋智浩的头,让他亲的更用力点。

  「小骚屄,老四才走几天你就受不了了」宋智浩捏着硬梆梆的鸡巴对准钱菲菲的屄缝一捅而入。

  「啊……好涨……嗯……这不是便宜你了……」钱菲菲满足的呻吟说。
  「还好是我,看你这骚样,要是房东那老货,估计你也从了,嗯……是不是?嗯……嗯……」说着宋智浩还用里的往里捅了捅,让自己的鸡巴全都插进去了。
  「房东也挺帅的么……来操我吧……啊……谁都行……啊……啊」

  「妈的……那天我们哥三个一起操你……哦……好会夹……嗯」

  「一起来啊……一起操我吧……操我屁眼……哦……哦」

  「我操……你这骚货……嗯……好,操你屁眼」说着宋智浩扒出鸡巴在钱菲菲屁眼上蹭了蹭就慢慢的挺了进去。

  「哦……对……好舒服……嗯……嗯……前面好空啊……怎么办?」钱菲菲淫叫的问「妈的……老四怎么有你这么个骚货,平常怎么看不出来的,」宋智浩一低头看到钱菲菲的盆里有刚刚自慰的假鸡巴,邪邪一笑捡了起来。

  「来,嗯……挺起来,把你的小屄挺起来。」宋智浩扶着钱菲菲的屁股,让她的小屄高高挺起,然后把那个假鸡巴狠狠的一下插了进去。

  「啊……轻点……嗯……啊……好满……好涨啊……」钱菲菲刚皱起的眉头又舒展开来。

  「妈的……好紧,比刚才还紧了……」宋智浩挺边挺动边说。

  「啊……不行了……我不行了……操死我了……啊啊」钱菲菲竟然高潮了。
  「我操,别使劲夹……哦……要断了,妈的」宋智浩使劲的从屁眼里拔出鸡巴心疼的说。恨恨的看着高潮的钱菲菲,把假鸡巴也扒了出来插进了屁眼里,自己干进了她的骚屄。

  「妈的……操死你……你个骚货……嗯……嗯」

  「啊……嗯……使劲操我……操我……」

  「你来,自己骑上来」宋智浩换成了躺下的姿势。钱菲菲扭动这身躯扶着宋智浩的鸡巴一坐到底。

  「啊……好深……嗯……哦……哦哦……嗯」钱菲菲大声的呻吟。

  「哦……我操,你个骚屄……嗯嗯……」宋智浩伸手到后边把钱菲菲屁眼里的假鸡巴使劲的往里按了按。爽的钱菲菲的小屄一顿夹,而和假鸡巴只有一层肉隔着的宋智浩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舒爽。

  「啊……骚屄,我要操死你……妈的」宋智浩感觉到自己要喷了,双手托起钱菲菲的屁股,自己使劲、快速的挺动屁股,像打桩机一样抽查。

  「啊……啊啊啊啊……好快……啊啊啊顶死了……啊啊啊啊」钱菲菲第二次高潮叫的更大声了。

  「啊哦……嗯……射给你……射死你……啊……」宋智浩死死的顶着钱菲菲的屄缝喷到了最里面。

  「啊……啊啊……啊啊……死了……啊」钱菲菲趴在宋智浩身上浑身直抽搐。
  「呼……呼……平常没看出来你玩的挺野啊,」宋智浩喘着粗气说。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今天我向抽风了似的」钱菲菲从宋智浩的身上翻下来说。

  「这就是你的本性吧,天生的小淫娃,嘿嘿」宋智浩说着扭动了一下还插在钱菲菲屁眼里的假鸡巴。

  「哼……得了便宜卖乖,」钱菲菲扭头向卫生间走了。

  宋智浩盯着钱菲菲扭动的屁股,看着那跟在屁股扭动的假鸡巴嘴里说「这骚女人,唉,老四啊,」说完还摇了摇头。

  下课回来看到屋里的宋智浩,吴琼高兴的蹦了起来,抱着宋智浩亲个没完没了。晚上谢绝了韩书严和老二的安排,和吴琼两人单独出去潇洒了。一宿没归的二人第二天课上都趴在桌子上补觉。

  「喂,老三,你猜他俩昨天晚上几次?」老二贱贱的问。

  「最少三次,时间还短不了,你没看早上吴琼进来腿都快合不上了。」
  「嘿嘿,憋了一个月的老大会放过吴琼么?」

  「妈的。憋你一个月你试试看,不过憋杜灵一个月的话,她会不会吃了你,哈哈哈」韩书严调笑的说。

  「滚,你家乐乐也一样」老二反驳的说。

  说说笑笑,打打闹闹,大学就是这样,哥们同学在一起不是说游戏就是说女人。当然也会有说学习的人,不过肯定不是这几个人了,也肯定不是作者我。
  圣诞节对于学生来说有莫大的吸引力,这意味这狂欢。对女生来说会有礼物,会有浪漫。对于男生来说今天是拿下女友或者其他女生的最佳时机之一。注定圣诞节是一个充满炮火的日子。

  今天的夜归人迪吧迎来了一群学生,韩书严本来是组织自己寝室的几个人呆着女友和钱菲菲来迪吧玩的,结果班里的人听说了,非要一起来。当然也不是全部,大概有30来个人吧,然后有的同学叫上三两好友,就凑成了50多人的队伍。浩浩荡荡的杀进了迪吧。服务生看到后吓一跳,马上通知经理,经理不得已又安排了好几个安保人员。

  圣诞节的迪吧肯定是很火爆的,本来就很多人在喝酒跳舞,又涌进这50多人,酒吧里就稍显拥挤了。进来的女学生让原本酒吧里的人两眼至冒光,进了迪吧脱掉外面厚重棉服的女声,让本来就热闹的迪吧更是人声鼎沸。再加上音乐的声音,除非趴在你耳边说活,否则根本不知道你说什么。

  年轻的男男女女根本没有什么畏惧心理,很快的就融入的人潮当中尽情的摇摆。

  「想去就去吧,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韩书严坐在卡座里看着眼前蠢蠢欲动的薛芳乐说。

  「嘻嘻,那我不陪你们喝酒了,我去嗨咯」薛芳乐蹦蹦跳跳的就奔进了人群,很快就看不到人影了。

  「来来来,喝酒,喝酒」没去玩的人坐在一起喝了起来。

  热闹的人群,激情的音乐,将众人的激情全部都调动起来。大家也喝的很爽快,韩书严时不时的还在人群里寻找薛芳乐的身影,但也只是能偶尔的瞥见一眼罢了。但是在舞池边上的一个穿着清凉的女人引起他的注意,应该是某个同学带来的朋友。竟然穿着超短裙,黑丝袜,上面是一件抹胸的小短衫,看起来像是夏天里的姑娘,感觉和自己不是一个季节的人。

  「呼,好累啊,你们还在喝啊,怎么不进去玩?」薛芳乐跳了将近半个小时后突然从韩书严后面冒出声来。

  「老胳膊,老腿的,跳不动啊」韩书严说。

  「切,」薛芳乐鄙视的看了韩书严一眼,拿起他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哎,哎,哎?别喝」韩书严着急的朝薛芳乐喊,但是薛芳乐的速度太快了。
  「嗯?怎么啤酒还辣辣的?」薛芳乐疑问的说。

  「我擦,你厉害,没看到杯底还有个小杯呢?参了高度白酒的」韩书严没好气的说。

  「没事,没事,你看我不是没事?」说着又自己倒了一大杯啤酒喝光。
  「我去玩了,你们继续喝」薛芳乐又去蹦了。

  舞池里薛芳乐尽情的扭动自己的身躯,随着音乐使劲摇摆着脑袋。也不知道是刚刚那杯酒的事,还是自己摇头摇的太厉害了,脑袋昏昏的。停下来让自己静静,感觉好点了,又继续开始扭动,不过没敢继续摇头。身前,身后都是人,时不时的会有人撞到薛芳乐。

  「啊,对不起啊,人实在太多了」一个看起来有1米9,30多岁的壮汉扶了一下薛芳乐。

  「哦哦,没事,没事」薛芳乐站稳了说。

  「美女你们是哪个学校的?这是圣诞出来狂欢么?」壮汉问。

  「师专的啊,我男朋友组织来的」薛芳乐晃了晃自己越来越晕的脑袋。
  「呦,有男朋友了啊,你这么多同学介绍个美女给我们认识认识啊」壮汉拉着自己旁边的一个瘦瘦的男人说。这个瘦瘦的男人看着和壮汉一样高,两个人往薛芳乐身前一站像是高高的一堵墙。

  「不行了,头好晕啊,」薛芳乐摇摇晃晃的想要推看眼前的两个男人。
  「美女,后边有个沙发,我扶你过去坐一下吧,你看起来好像喝多了」壮汉不由分说的半扶半抱的把薛芳乐挪了过去,壮汉回头朝旁边的瘦男使了个眼色。
  「哦,哦,好吧」并没有玩够的薛芳乐想着要是回到韩书严那,他看到自己这样肯定不会再让自己过来了,所以并没有推辞壮汉的帮助。

  扶薛芳乐坐下的壮汉和薛芳乐有的没的了着,不一会瘦男端了几杯东西过来。
  「来,美女,这是这个迪吧专门调的解酒柠檬汁」瘦男递给薛芳乐一杯说。
  「真的啊,看起来很好喝的样子」薛芳乐天真的结果柠檬汁一饮而尽。
  「美女,你男朋友呢?这不是你男朋友组织的么?」壮汉问。

  「对面呢,太不太喜欢玩这个」

  壮汉和瘦男在这里陪薛芳乐聊天,想是在等待什么。

  「唔,好热啊,怎么感觉越来越晕了,你这是什么解酒的嘛」薛芳乐靠在沙发上说。

  「热啊,那边凉快一点,走,我扶你过去凉快一下」壮汉指着沙发后面拐角阴影的地方。已经越来越晕的薛芳乐根本没什么反抗就被壮汉和瘦男扶着向那片漆黑的阴影走去。两人站在后面把薛芳乐扶在前面,从后面看只能看到两个难惹并肩而走,因此谁都没在意。

  「好漂亮的奶子啊,唏溜」刚刚拐过这个拐角,瘦男就迫不及待的撩起薛芳乐的上衣説.

  「嘿嘿,今天有福了,快点,一会他男朋友该找了」壮汉伸手在薛芳乐的奶子摸着。

  「怕啥,这个拐角不熟悉环境的人根本看都看不到」瘦男已经脱下薛芳乐裤子。

  「唔,你,你们……唔唔唔……」薛芳乐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刚刚张开的嘴更是被壮汉一口吻住。

  「美女,是你自己送上门的,我们拿能放过呢」瘦男的一根手指消失在薛芳乐的肉缝里。

  「我操,不亏是学生,好紧啊,手指都夹的快动不了了」瘦男边说边脱下自己的裤子。

  壮汉一只手捏着薛芳乐奶子,嘴亲着另个一个奶子含糊不清的说「唏溜……唔……你先来……么……」。

  感觉到薛芳乐的肉缝里越来越多的淫液,瘦男收回手指,把薛芳乐转了过来,背朝着他。压了压薛芳乐后背,让她撅起屁股,前面壮汉扶着薛芳乐上半身。瘦男的鸡巴看起来和他一样,细细的,但是足够长,最起码有18、19厘米了。
  「来吧,美女,好好享受圣诞狂欢夜吧」瘦男的鸡巴慢慢的消失在薛芳乐的肉缝里,最终剩下三个手指宽的长度在外面。

  「好紧啊,果然是嫩屄,和小姐就是不一样」瘦男边来回抽查边说。

  「嗯……哦……哦……顶……顶……嗯……到了……」薛芳乐又气无力的呻吟。

  「哇,好爽,还一吸一吸的,美女还差一点就全进去了,继续吸」瘦男加快速度的使劲往里顶。这边壮汉当然不甘寂寞了,一手扶着薛芳乐,一手掏出自己的鸡巴塞进薛芳乐的嘴里。看到壮汉的鸡巴终于知道为什么要让瘦男先来了。比瘦男稍长一点的长度,但是最起码粗了两圈有余,像是婴儿的手臂似的。

  「呜呜呜……唔……唏溜……嗯……」薛芳乐嘴里被塞的慢慢的根本发不出什么声音,可是感觉依然很清洗的薛芳乐在壮汉往外抽鸡巴的时候还会往里使劲的吸吮。

  「我擦,这小嘴,这舌头,哦……美女,看来你很享受啊」

  「哼,也是骚屄一个,下面的水哗哗的,一碰就流水」瘦男不屑的说。
  瘦男保持高速的抽插频率,慢慢的整根鸡巴全都插进去了,顶到最深处的软肉时还使劲的往里顶一下。

  「唔……唔唔唔……嗯……」薛芳乐只有无声的呻吟。

  「还是喜欢听美女做爱的淫叫,嘿嘿」壮汉年说着拔出了鸡巴,只是揉着薛芳乐的奶子。

  「啊……啊啊……啊……顶到了……嗯……哦哦……」嘴巴被放开的薛芳乐大声的叫着,这声音听起来哪有无力感啊。

  「妈的,美女,爽吧,大声的叫吧,没人听的到,」瘦男越来越使劲的操,终于鸡巴顶开一团软肉,插进子宫口。

  「我擦,吸住了,哦哦……妈的,好爽,嗷」瘦男叫喊的喷射到薛芳乐子宫里。

  「啊啊啊……不行了啊……噢……啊……操死我了……」薛芳乐被操到高潮,嗷嗷直叫,这样的深度是韩书严都差一点的。

  「妈的,这骚货高潮时吸的我拔都拔不出来,」瘦男慢慢退出鸡巴和壮汉交换了位置。薛芳乐小屄里一点精液都没有留出,看来全都射进子宫了。

  壮汉扶着鸡巴,把龟头在洞口蹭了蹭,一点点的挤进去。他的太粗了,虽然被瘦男开垦过,虽然足够润换,可是薛芳乐的屄肉还是紧紧的箍住他的鸡巴。
  「啊……太大了……撑开了……涨死了……啊啊」薛芳乐被还没有全都进入的鸡巴涨的来了第二次高潮。此时的薛芳乐已经渐渐清醒,她完全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可是现在她控制不了自己的情欲,完全被快感保卫。

  「来,骚货,给我好好清洗一下,尝尝你自己的味道,」瘦男把慢慢疲软的鸡巴放进薛芳乐嘴里。

  「唔……唏溜……么……啊啊……哦……唔……唏溜……」薛芳乐吮吸着瘦男的鸡巴,但是还是会被壮汉干的叫出声。这就看出来塞满和不塞满的差距了。
  「妈的,太紧了,我操,哦……好爽,嗯嗯,操死你个骚货」壮汉变说边使劲操弄。

  「啊……啊……太粗了……撑爆了……」

  壮汉的体力就像他的外表一样,这样的操弄了10来分钟依然没有换姿势,也没有丝毫要射的感觉。

  「爽不爽,骚货,喜不喜欢大鸡巴,嗯,喜不喜欢,嗯……说」壮汉越说越用力。

  「啊……啊……喜欢……我喜欢大鸡巴……操我……啊啊啊」

  「那以后还干你好不好,你这么好操……嗯?」

  「好啊……干我……天天干我……恩啊……哦」薛芳乐被操的已经什么都说了。

  壮汉看到薛芳乐回复了力气,于是自己躺在地上,把薛芳乐扶到自己的身上,自己扶着鸡巴在薛芳乐的洞口蹭啊蹭。

  「来,骚屄,自己扶进去,自己动」薛芳乐闻言伸手握住壮汉的鸡巴,竟然都不能握下。慢慢坐下,先让龟头进到自己的屄缝里,再慢慢的向下坐。借着朦胧的灯光,看到一个美女在自己的身上扶着鸡巴想坐而又不敢的坐的申请。壮汉受不了了,一把按住薛芳乐的屁股,使劲向上一顶,操了进去。

  「啊……疼……啊啊……慢点……哦哦……好涨……啊」薛芳乐被顶一直要向上起身,可是壮汉死死的按住薛芳乐,屁股一下一下使劲的向上顶。

  「啊……不行了……被顶开了……哦哦……」

  终于壮汉的鸡巴全根而没,也顶到了薛芳乐子宫里,整个龟头被子宫口死死的箍住。壮汉松了口气似的,一下放松下来,他的目的达到了,就是要把鸡巴顶进去。薛芳乐趴在壮汉的身上,浑身颤抖,被顶的又疼有爽,可是她真的不敢动了。

  瘦男被两人刺激的鸡巴又硬了起来,看到薛芳乐在壮汉身上趴着则移动到薛芳乐后面,往鸡巴上吐了一口口水。跪倒在薛芳乐身后,挺这鸡巴对准薛芳乐的屁眼往里顶。

  「哦……不行……不……不要……不要碰哪里」虽然被韩书严开过后庭,但是现在前面还插着一个粗大的鸡巴呢,后面怎么还容的下另一根鸡巴。薛芳乐本能的抗拒着。可是薛芳乐刚开始扭动,身体就是一颤,她忘记自己的子宫口还卡着一个大鸡巴呢。

  瘦男按住薛芳乐屁股,衬着她一软的时机,把龟头插了进去。

  「别动,骚货,」「啪……」瘦男扇了薛芳乐屁股一巴掌。

  薛芳乐此时想动也动不了了,被瘦男慢慢的把鸡巴插了进去。

  「哦……好爽……妈的,比前面还要紧,哦……过瘾」瘦男边说边抽查。
  「妈的,轻点,骚屄,哦……夹死我了……我操,」壮汉也开始使劲的运动自己的鸡巴。把鸡巴从子宫口抽出来,插进去,好像把子宫口当作屄缝一样再操弄。

  「啊啊啊……我不行了……啊哦……啊啊啊」薛芳乐一声高亢的尖叫昏了过去。

  感受到身上的人一下瘫软下来,吓了两人一跳,发现只是被操昏过去了,两人松了口气。

  「太不抗操了,这就昏了」壮汉说着还使劲顶了顶鸡巴。

  「没事吧,要不要先撤?」瘦男已经把鸡巴慢慢的从薛芳乐屁眼里退了出来。
  「不管了,操完在说,」还没发射的胖子,把薛芳乐翻过来压到身下,继续的使劲挺动鸡巴。

  「我操,都昏过去了,还吸我呢,现在的学生都这么骚么?」壮汉加快了操弄的速度。

  「嗯……嗯……哦……啊啊……啊……」薛芳乐被壮汉给操醒了。

  「我就说没事,这骚娘们天生就是被操的货,哦……又夹我了……」壮汉被刚刚醒转的薛芳乐夹的舒爽的要死。

  「啊啊啊啊……哦哦……噢……嗯……操死我了,尿了,尿了……」薛芳乐尿道喷出一股淡黄色的液体。

  「我操,被干尿了,刚被操昏,现在被干尿,哦,妈的,我也不行了,」壮汉用最后喷射时的力气把鸡巴使劲的插到薛芳乐子宫里,鸡巴一阵抽动,一股股浓精喷到薛芳乐深处。

  「啊啊……哦……啊……嗯……」薛芳乐浑身一软又昏了过去。

  「妈的,这骚女人,会不会第一次被操尿和操昏都是今天?嘿嘿嘿嘿」壮汉起身提着裤子说。

  「管他呢,今天我们运气好,捡到大便宜,嘿嘿,走吧」

  「嗯嗯,马上,」壮汉收起刚刚拍好照片的手机,和瘦男离开了。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