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父辈的余阴:悲惨同母】(02)【作者:nm88110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二)

  这段时间高贝宁的生活恢复到了规律的状态,唯一有变化的就是不再是曾经的学校家庭两点一线,而是多出了很多的新鲜事情。

  周一到周五该上学的时候上学,该做作业的时候做作业,这是高书记从小对高贝宁的要求,即使是对儿子宠溺到了极点的李局长也不会反对。

  曹峰这个省长的亲生儿子非常迅速的办理了转学工作,一个周末的时间就开始了他在天河省的高中生涯。

  不愧是纨绔子弟的标准模板,短短一个月的时间,曹峰就在高中混的风生水起。与高贝宁不同的是这个省长的亲子毫不避讳的到处宣扬他的省长父亲,弄得全学校师生都知道了他这个新任命的曹省长的儿子已经来到了这个学校。

  对于曹峰这样浑身匪气浓烈,一身的江湖义气作风,不多久就在身边聚集了一大票的狐朋狗友,而直到内情的老师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反观混的风生水起的曹峰,现在高贝宁的生活也是精彩到了极点,周末时间往往借着去同学家学习,或者和曹峰约好了出去玩等等借口,高贝宁带着他的风韵少妇张怡,这个别人的妻子在各个地方缠绵。

  在张硕的帮助下,给刘全志在天河省的地级市弄了一个不错的位置,这点让刘全志欣喜若狂,觉得自己攀上高家的大腿没有错误,唯一让他不满意的就是回家距离比较远,离他那美艳的妻子太远了,一个月都很难得回家一次。

  而经过这段时间高贝宁不断的抽插玩弄的人妻,张怡已经习惯了高贝宁对她身体的入侵,已经又原本的抗拒到现在的享受,就是之前最恶心的口交现在变成了她伺候男人的最佳武器。

  每每看到这个曾经坚贞的人妻已经彻底的驯服在自己的胯下,无论在任何地方,只要条件允许,这个人妻就会暴露出那淫荡的本性,在大肉棒进攻下变得娇羞欲滴,哀婉娇喘,一边低声的抗拒着,一边扭动着丰满的臀部向他索取更多的精液。

  如此幸福的时刻,高贝宁本应该感到满足,可是每天上课看到前面的杨惠婷和那个小白脸焦桐不断的传着纸条,一有机会就说着悄悄话,都让高贝宁感到离奇的愤怒。

  每次看到焦桐那比女人还粉嫩的小脸讨好的逗着杨惠婷,而这个高贝宁暗恋的女生在焦桐的话语下笑的花枝招展的样子,高贝宁恨不得找人将他直接打死。
  「妈的,这个焦桐不就是一个小白脸么,长得一副好皮囊,杨惠婷怎么就看上这么个玩意??」高贝宁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一想到这对狗男女在班上脉脉含情的那副样子,他心里就有按捺不住的火气,还有一种被人带了绿帽的感觉。

  心烦意乱的高贝宁实在没有心情走回家去,看着不远处人山人海的公交站,他还是决定站两站公交回去算了。

  「来了……336来了……」随着随着期待已久的公交车进站,高贝宁发现他被拥挤的人群推动着,挤上了公交车。

  「哎……我操……别挤啊……哎……」周围的人不管男女老少,都被挤得吱啦哇啦的叫唤着,高贝宁被身后无数的身体往车厢的深处挤了进去。

  从车厢外面看去,公交车里面的塞满了人,就像是一个封闭的沙丁鱼罐头,人挨着人,人挤着人,「再往里面挤挤,还有位置……」公交售票员的话引起了大部分人的嘘声。

  高贝宁平时很少做公交车,他回家的路不算是很远,而且很多的小路可以走,大概十几二十分钟就能到家。

  可是坐公交车就慢了,虽然也只有短短的几站地,但是红绿灯多,路上的交通拥堵,往往要三四十分钟才能到家,而且车上的人真他妈多。

  混合着各种体味,汗味的味道让高贝宁感觉到了恶心,这也是为什么他宁可走回去也不要座公交车回家的原因。

  看着周围满满当当的人,高贝宁发现自己想要抬手都很难做到,不过也没关系,这样拥堵的车厢内抓不抓扶手都一样,即使是急刹车人也不会倒,周围全他妈是人,没地方摔倒。

  强忍着周围怪异的味道,高贝宁一心祈祷司机开快点,早点到家,他觉得自己现在快要窒息,继续呼吸新鲜的空气。

  「北京路站到了,请下车的乘客……」塞满了乘客的336路公交车终于到了第一个站,下车的乘客寥寥无几,可是高贝宁居然发现车外的车站拥堵着一堆下班回家的乘客。

  「再往里面挤挤嘞……中间还有位置……」司机和售票员高声的吆喝着。
  「这他妈哪还有位置,再挤就要急死人……」高贝宁看着周围越来越拥堵的人群,内心深处不住的叫唤着。

  随着车外的人群不要命的往上挤,车内的高贝宁被人群推动着往车厢更深处涌了过去。眼中超载的公交车内的空气已经开始浑浊不堪。

  被击倒人群深处,在一个角落里快要完完全全的贴到身后乘客身上的高贝宁发誓,这辈子再也不座公共汽车了,这简直要了他的命。

  「嗯?好香的味道……」觉得自己已经被挤得快要呼吸停顿的高贝宁,忽然隐隐约约嗅到了一丝淡雅的香气,在这个污浊的车厢内极为特别。

  好奇的高贝宁四处的寻找着,不多时就找到了香气的源头,来自于他后的一个女人,一个被他堵在车厢角落里的女人。

  高贝宁努力的转过身子,将自己的身子转过来正面面对着这个香喷喷的女人。对他来说,看着一个女人怎么也比看着周围那些男人好多了。

  高贝宁看着已经被挤得大汗淋漓的女人,大概三十多岁,乌黑的长发非常干练的盘在头上,标准的上班女性的制服,包裹着她丰满的肉体,隔着白色的衬衣,隐隐约约的能看到里面黑色的胸罩。

  高贝宁往下看去,还不到膝盖的短裙紧紧的包着浑圆的大腿,丝滑的黑丝紧贴着少妇的双腿,勾勒出了她双腿的线条,7、8厘米高的高跟鞋让女人的双腿看起来又长又直。

  高贝宁被眼前的女人诱惑的身材和制服特有的魅力勾引,胯下的肉棒在校服裤子内有勃起的趋势,周围满满当当的人又让他不敢动弹。

  「哎,里面的,再往后面挤挤……」随着售票员的吆喝,公共汽车前排的人又往后面涌动,本来还和美丽女人中间有点空隙的高贝宁,被身后的人挤得和女人直接贴在了一起。

  「你……」被高贝宁面对面,身体紧紧贴在一起的女人,抬头看着这个侵犯到她肉体的男人,却发现只是一个穿着校服的小男孩,本来准备开口大骂的女人,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了。

  「我,我后面的人推得……」在女人干练强势的目光下,高贝宁觉得自愧不如,双目都不敢和她对视。如此美艳的女人就像是天上的星星,让高贝宁这个凡夫俗子不敢亵渎。

  「哼……」女人也知道现在是下班的高峰期,车上的人太过于拥堵,这个紧紧贴在她身上的男孩也是没有办法。

  虽然情有可原,而且这个侵犯她肉体的还是一个穿着校服,和她孩子差不多大的男孩。但现在的情况是自己娇嫩的肉体几乎被这个男孩拥抱在了他的怀里。
  甚至她都能清洗的感觉到自己丰满的乳房被男孩的胸口猛烈的挤压,那一堆让人垂涎欲滴的乳肉在两人身体的挤压下,来回的滚动。

  「你,你离我远点……」女人想要抬起双手推开紧贴着自己的高贝宁,但是拥挤的人群太过于密集,就她那点娇羞的力气,完全不可能让自己的身体远离男孩的胸膛,反而是把她自己累得够呛。

  「阿姨,我真的没办法,后面的人太多了……」高贝宁假装面红耳赤的辩驳女人的话,表现像是一个害羞的小初哥。其实他的内心已经爽翻天了。

  高贝宁借着身后的人群拥堵的力气,不断的挤压着少妇丰满多汁的肉体,用自己的胸膛不断的挤压着女人的乳房,感受着那对豪乳的硕大尺寸。

  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高贝宁那惊世骇俗的胯下之物已经耸立,将校服裤子顶出来一个巨大的山包,对着女人被套裙紧裹着的丰满温暖下体,不断的跳动和耀武扬威。

  随着汽车的摇晃,高贝宁和面前的女人不断的纠缠,摩擦,两个人的身体变得越来越火热,女人的制服已经快要湿透了,高贝宁的校服已经映出了汗渍。
  女人完全不敢相信,这个和自己孩子差不多大,还穿着校服的男孩怎么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在公共汽车上,当着这么多乘客的面调戏玩弄她。

  一开始借着拥堵的公共汽车,紧紧的贴在她的身上,光明正大的用他的胸口无耻的挤压着她的乳房,不断的揉弄,还让她无法说出口。

  现在,这个看着老实的男孩,居然更加的得寸进尺,用他胯下的那根东西抵住了她下体的私处,在哪里不断的研磨。

  已经结婚十多年,儿子都十多岁的她,当然知道自己下体被顶着的是什么?这一幕让身为熟妇,一直是贤妻良母的她不知所措。

  这一边,高贝宁一边享受着女人丰满乳房按摩胸口,一边用肉棒挤压女人的下体,众目睽睽之下,做着肮脏事情的爽快感觉,让高贝宁酸爽的无以复加。
  看着面前这个已经被自己调戏的满脸通红,还没有声张的女人,高贝宁一开始害怕的内心开始有了更进一步的想法。

  偷偷观察了一番周围,发现没有人关注他们两人。高贝宁的手不老实的抚摸上了女人隆起的臀部,在女人的制服套裙上猥琐的抚摸。

  「这,这,这个男孩居然把手放,放在了自己的屁股上……还不断的抚摸。」一直默默忍耐的女人被高贝宁突然伸出的邪恶之手吓到了。

  原本以为这个男孩只是偷偷的借着拥堵的人群,贴在她的身上沾点小便宜,谁知道,现在他居然伸出手,直接抚摸到了她的身上,这个除了丈夫之外没有人碰触过的娇躯。

  「不,不要……」第一次遇到公车之狼的女人,不知道在这样的情况下该做出什么样的反应。这一刻,她感到自己的大脑极度的缺氧。

  是应该默默地忍受男孩的侵犯,祈祷着他下一站就下车?还是大喊一声,引起周围人的注意,抓住这个作恶的变态?

  可是,几十年一直老老实实的她没有勇气成为全车人的焦点,而且是因为这样的事情。事情闹大了,全车的人会怎么看她,她的丈夫会有什么想法,那些亲戚和朋友,甚至事情如果传到了单位,刚刚托人找的好工作怎么继续干下去。
  内心极度挣扎,思绪犹如乱麻的女人就这么在反抗和忍受中不断的纠缠着。而高贝宁却不知道女人激烈的内心斗争,继续着他调戏玩弄良家妇女的步伐。
  「果然是一个风韵犹存的熟妇啊,这娇嫩多汁的屁股,啧啧啧,真是入手柔软可破……」偷偷抚摸着女人屁股,是不是还用力捏一下的高贝宁,不断的感慨这个极品女人身体的美妙。

  在大庭广众之下收到侵犯的女人不敢大声的叫唤,只能在不引人注意的地方,和高贝宁做着无声的斗争。

  她企图用自己的双手抵抗男孩在她身上作恶的手,可是就她这样娇嫩的女人怎么可能有高贝宁这样的半大小伙子的力气大?无论她怎么阻止,高贝宁的双手依旧津贴着她的身体,不断的体会玩弄着她的娇躯。

  「嗯?……不要……」还在和高贝宁殊死抵抗的女人,突然浑身一僵,仿佛全身的力气都消失不见,男孩肆虐的双手她也没有力气再去阻止。

  只见,在众人看不见的地方,高贝宁的双手撩起了女人的短裙,顺着丝滑的黑色丝袜,摸进了女人温暖潮湿的裙底深处。

  无视女人过于紧张而紧促的眉头,不管女人用尽全力阻挡的双手。高贝宁邪恶的手指已经华丽丽的触碰到了女人双腿之间的交合处,深深的按在女人私密的下体。

  高贝宁用手指不断的按摩着女人下体凸起的小馒头,感受着紧绷的黑丝的丝滑,体会着女人私处的柔软,还有炙热的温度。

  「不要……求求你,不要……」活了将近四十年的女人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大胆的狂徒,没有过被丈夫之外的男人如此亲密的接触,此时此刻她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只能低声的哀求。

  闷不吭声的高贝宁绝对不会停下肆虐的手指,反而更加疯狂的蹂躏着女人的娇嫩之处,隔着黑丝,隔着女人的内裤不断的按摩,将他所有会的手法全部用到了这个沉默的女人身上。

  「呼呼呼……呼呼……」高贝宁明显的感觉到了面前女人的呼吸开始急促,紧闭的双腿慢慢的开始相互摩擦,阻挡高贝宁的手也开始变得没有了力气。
  隔着黑丝和内裤的重重阻碍,高贝宁只能大概的感觉到女人的下体好像变得湿润,这代表着这个人妻开始动情,成熟的女人肉体开始渴望男人的入侵。
  「阿姨,你是不是湿了……」狂妄的高贝宁不单单是肉体上想要侵犯这个贤妻良母,更是要在语言上轻薄她。

  面对高贝宁犹如恶魔一般的话语,女人只能默默的咬着自己的嘴唇,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呼吸。女人害怕,害怕自己会不知廉耻的淫叫出声。

  看着已经快要蜷缩到自己怀里的女人,高贝宁邪恶的嘴角微微翘起,真是一个可爱到极致的女人,看起来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女性,可是这个胆小如兔的性格让她成为了色狼的猎物。

  不再满足隔着层层的的阻隔,高贝宁用手指轻轻的撕开了女人的黑色丝袜,重重的点在了女人下体立起的小豆豆上。

  「啊……」下体的要害受到男人猛烈的一击,已经苦苦忍耐的女人一下子没有控制住,娇羞的声音终于叫唤了出来。

  周围的几个人的目光一下子都注视了过来,带着疑惑,警惕看着这两个依靠在一起的男女。

  「不好意思,这是我阿姨,有点不舒服……」早有打算的高贝宁非常淡定,面对着周围的目光,谎话脱口而出,「你说是不是啊,阿姨?」

  被男人的手指直接点在阴蒂上的女人,现在觉得自己浑身发红发烫,四肢虚弱无力,只能依靠在这个施暴的男人身上。

  虽然这个男孩在公交车上不断的挑逗她,挤压她的乳房,甚至现在他的手指还撕开了她的丝袜,隔着内裤,按在了她的下体私处,但是她不敢推开这个男孩。

  她害怕一推开这个男人,她就会软倒在地上,被周围的人看到她春情荡漾,裙子丈夫之外的男人被掀起,还把丝袜的裆部撕开的样子。

  「嗯,他,他是我侄儿,车上有点闷,我,我过一会就好了……」女人现在无法想象自己是如何说出这句话的。自己为之辩解的男孩是一个色魔,是一个在公交车上,众目睽睽之下轻薄自己的变态。甚至在自己圆谎的时候,他的手指还在不断的揉弄着翘起的阴蒂。

  周围的人看到没有什么意外情况,都转过头去干自己的事情,不再关注车厢角落里的相互依靠的这两人。

  「求求,求求你,我有丈夫,你不能这样……」已经被男孩闭上绝境的女人,只能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希望男孩可以良心发现放过她。

  「可以啊,我可以放了你,只不过……阿姨你告诉我,你是不是湿了?」
  「我,这,你赶快把手拿出来……」

  「嘿嘿,只要阿姨你告诉我实话,我就把手拿出来……怎么样??」高贝宁一边继续用手在女人的下体抚摸着,一边胁迫女人说出淫荡的话语。

  「我……我……我湿了!!!!行了吧!!!!」被男孩逼迫的女人,实在没有办法,只能按照男孩的话,说出了难以启齿的话语。

  「真的么?这么快就湿了??阿姨真是一个敏感的女人啊!!!」高贝宁一边调笑着已经满脸通红的好像是熟透了的苹果,一边继续调戏。

  「我已经说了,你还不把手拿出去。」女人只想男孩赶紧把手拿出去,免得被周围的人发现,那她真的就没有脸再活下去了。

  「阿姨,你说湿了就湿了?我怎么也要检查一下吧!!!!」说着,高贝宁直接撩起了女人的内裤,手指探了进去,直接碰触到了毫无保护的女人私处。
  「啊!!!不要,你赶快把手拿出去……快……不可以,不可以……」被男孩的手指直接肌肤相亲的接触到了下体私处,女人在这一刻真的觉得自己要发疯了。

  「阿姨,不要激动么!!!我就是检查一下,你是不是真的湿了……等会我就会拿出去……嘿嘿……」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